当前位置:首页 > 党建工作
党建工作
党建工作
精神文明建设
综合治理与平安建设
地矿文化
地矿清风
十九大精神学习专栏
畅游在地质工作海洋中
[添加日期:2017/5/25]   浏览次数:3764

1992年我从江西赣州地质学校毕业时,正是地质行业的低潮期。这时候社会上正流行“下海”,大批地质职工纷纷离开熟悉的地质工作岗位,另谋出路。然而,那时的我一点都没有犹豫,毅然决然地来到河南省地矿局第四地质矿产调查院——父亲曾经为之奋斗终身的地方。 

本来,我想当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,但我父亲坚持让我接过他的接力棒。而就在我就学期间,刚刚50岁的父亲由于常年奔波于永城煤田地质勘探的野外一线,患重病住进了医院,最终离我而去。从此,我暗下决心,一定要把父亲未完成的地质事业传承下去。 

父亲的老领导本想让我在办公室整理内业资料。可我想,只有在大山溪流中穿行才是真正的地质队员,我一定得去野外。软磨硬泡了好久,领导点头同意了。从此,我真的同父亲一样,成了一名光荣的地质技术员。 

记得在商丘科技学新校区工程勘察施工时,天特别热,为了防蚊虫叮咬,我只好穿上了厚厚的工作服,戴上大草帽,坐在地上写编录。中午,同事们叫我一起去外面的小饭店吃饭,可我看着自己的“光辉形象”,实在不好意思见人,干脆主动留在工地看工程车,让同事们把饭给捎回来。 

后来,我渐渐地不再注意所谓形象了,因为,无数更大的困难向我袭来。每天,我要和同事们一起徒步行进十几公里,放线、定孔,筋疲力尽,汗湿衣衫,最可怕的是,荒郊野外上厕所极不方便,我只好尽量少喝水。开始,偏僻的乡间小旅馆我还嫌脏,后来,什么废弃的房屋、简易的工棚都无所谓,只要有一席之地和衣而眠,我就觉得是上天给予我的礼物。 

我常想,既然学了水工环专业,干了地质行业,就不能怕吃苦,不能把自己看作一个普通的女人。 

不过,女汉子也会当母亲。面对孩子,我总有着深深的愧疚。2000年初,我担任中国联通周口、信阳两地区80多座发射塔塔基工程勘察项目负责,辗转周口、信阳两地50多天,没回过一趟家。那时,儿子刚一岁。 

是的,每天我都在对儿子的思念中醒来。但也就是在那个项目中,我们一天施工钻探孔16个,进尺200多米,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,用10多天跑遍100多个乡镇,完成了多种环境下100多个塔基的野外勘察。 

1992年到2003年,正是地质行业的寒冬,我身边有很多人都忍受不了工作的艰辛和收入的微薄,纷纷跳槽走人,很多单位也在通过多种经营寻找生机。但我知道,真正的地质人不仅需要热情和冲动,更需要付出与坚守。我只能坚守,因为热爱。

(作者为河南省地矿局第四地质矿产调查院高级工程师,周强、杜佳音整理) 



主办:河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     地址:郑州市金水路28号
电话:0371-63895762     备案号:豫ICP12014834 公安备案号:41010502003820
政府网站标识码:4100000084  版权所有:2017-2018  总访问量:17892801